霹雳布袋戏相关文存放。

【子LO存档】Ciao Amore

下回还是直接发这边来好了,发错LO233333

舍不得瑞雪雪的评论(。


赭杉军再次见到墨尘音时,对方早已身处异国他乡多年,讲一口流利似本地人的意大利语,过去扎成马尾的长发已经剪短。他的面容虽然年轻,眼中却不再是当年那样雀跃的神色,只剩沉淀的时间,还有埋藏的过去。

那天赭杉军推门走入乐器店内时,墨尘音正低头摆弄着手机,听见门上风铃叮当响动,这才抬头带着商业性温暖笑容拿意大利语讲了句“欢迎光临”。当他看清来人面目时,不由得略微一恍神,然后脸上的笑容明显扩大成真心实意的高兴,连眼眸都亮起来:“赭杉?!”

“……是我。”这一声肯定来得稍微迟了些。赭杉军以为墨尘音并不是那么高...

【补档】#墨尘音中心#《琴师》故事二十:镜中人

*查归档发现这篇没在LOF上,不知道是当时搬漏了还是怎么的……补上吧。


【镜中人】


“咦,先生您这就起来啦?”非妙抱着怀里刚晾晒好的衣裳,转过头望向站在屋门口的墨尘音。

琴师拿手轻揉太阳穴,道:“哎,这得多谢荆衣。”

“怎么着,不叫你起来难道由着你睡到晚上饭点?”紫荆衣从他身侧蹭过去,拔高了声音喊,“木头,药过几道了?”

厨房里金鎏影回道:“三道。”

紫荆衣晃着晃着进了厨房,同时墨尘音也出门来接过女孩手中的衣物,笑笑:“多谢你了。”

非妙跟在他身后:“先生您说的,叫……‘举手之劳’嘛!反正我也是过来玩的,做点事也没关系呀。”进屋去看见赭杉军倚窗而坐还沉溺在...

是的,等罗总那个前传漫画出来,我就接着填我睡了我老板那个坑(。

自制 对不起,我已经是个废人了(躺平

我也不知道后半段在干嘛反正就是凑音乐(。

BGM:祖堅正慶 - イマジネーション ~蒼天聖戦 魔科学研究所~(FFXIV苍穹禁城OST)

不要在意封面靴靴

我睡了我老板,怎么破,急,在线等01

※作者有病还不吃药

※罗黄现代AU

※纯欢乐恶搞向,不一定能写完


【生活大爆炸·求助栏】

主题:我睡了我老板怎么破?!急,在线等

详细内容:

[白金的不是disco]:昨晚公司聚会被灌太多酒醉死了,醒来发现自己睡在酒店房间里,身边还躺着我老板,我们俩都没穿衣服,妈的吓得我冷汗都不冒了,我才找到这份工作没多久并不想回老家,为什么我的幸运值这么E?

我和我老板都是男的,关于男男那啥的事我也略略有些了解,反正我除了宿醉的头疼没啥毛病,一开始我还以为就我们俩被公司那群撒比丢一个房间来着,直到我老板醒了,看着我,说,我昨晚把他弄得好疼。

……我三观都毁了。...

自制 这是一个关于天都的伙食太难吃引起部下抗议出走的故事……(完全不

第一次剪霹雳就剪给了罗黄这对CP,宿敌这歌真是太合适惹!

关于途中有几个设想,最后还是强制性HE画风突变搞笑了……实在很想吃甜食啊这对!!

以及,别催我填坑了,我是不会填的呵呵呵呵(NTM

↑这就是我一天都在搞的(。

拿到键盘第一件事居然不是更文……(土下座

然而就算出坑了话还是一样多(。


题外话……先致我已窗的罗黄本(被打死

其实不是故意要窗的,而是我觉得,他们俩的故事真的不能用我的那篇文来表达,因为实在太肤浅了。大概对我自己来说,罗黄这组CP……目前来说我对自己写的每一篇罗黄文都不满意OJZ。可能真的是爱得深沉系列(呸估计布丁已经不想掐死我了哈哈哈哈哈反正她也看不到哈哈哈哈哈哈我就这么愉悦地窗了!!!

话归正题,我为什么喜欢罗喉?

作为一个颜狗,外貌协会会员,我表示好的外貌真的是让我好感度biubiu直升,喜欢的角色差不多都是一眼定生死(谈无欲可以除外,在奇象里我第一次看见谈老师的偶顿觉卧槽真干净啊从内到外的清澈感,他很...

《琴师》同人志完售感谢,公开番外2·鹧鸪天

番外之二鹧鸪天


“来取药?”翠山行忙得伏案疾书,头也未抬地对紫荆衣道,“往里,第一个内室左拐,直走,在看到第二个内室时左拐,接着右拐进屋,从左起第六个架子从上往下数第三格,左起第七瓶;然后第七个架子从上往下数第六格,左起第六瓶。自己去,我没空。”说罢又淹没在围着案桌站着的一堆仙君神君里,连脑袋都看不见了。

紫荆衣本想问问这丹药阁何时修得这么复杂,无奈实在被挤出好几尺,只得心里念着翠山行的话进去给墨尘音取定魂的丹药。虽说有非妙的能力之后墨尘音情况着实比之前好上许多,但总归是得防着,这药紫荆衣就没给他断过,赭金紫三位谁有空谁就来取,介于金鎏影来时或许会撞见某位令他极度厌烦的神仙...

《琴师》同人志完售感谢。公开番外1·子夜歌

子夜歌


“墨尘音?”

抚琴之人闻声抬头望向来者,淡然一笑。

紫荆衣走近了些许道:“我说怎么找不着你,结果躲这儿逍遥来了。”

“好友此言差矣,逍遥便是逍遥,何谓‘躲’呢?”墨尘音悠然自得地继续抚琴,听得紫荆衣笑着说:“怎么不是躲了,不就是打赌输了让你去昆仑待几天么,跑得比赭杉军还快,原来你也是麒麟?”

墨尘音苦笑道:“唉,放过我罢,大不了我给你们三人做牛做马……”

“哈,也该你回报下咯。”紫荆衣一撩衣摆,随意地挨着墨尘音坐下,“怎样,非妙的能力用着还习惯么?”

“谈不上习惯不习惯,不过我在想,过了这么久,非妙都长成了大姑娘吧。”墨尘音望向眼下翻滚的云海,道,“真有些...

【如果有形的物体,是逝者遗留与未亡者凭吊的依凭,那当这物品有朝不见了,未亡者对逝者的记忆是否也会随之遗忘?】

(`;ω;´)我怎么会忘呢。

退场的事就不说了,片场起火才是虐得我傻了。只是,我觉得,你一直都会在这里的,你还是我记忆中初见的模样。

感谢有你,墨尘音。

1 / 13

© 风雪入怀中 | Powered by LOFTER